Photo

2018年1月20日 星期六

上海及旧金山的圣伊望 St John Maximovitch of Shanghai & San Francisco


上海及旧金山的圣伊望 

St John Maximovitch of Shanghai & San Francisco

 上海及旧金山的圣伊望(英语:John of Shanghai and San Francisco,俗名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马克西莫维奇, 俄语:Михаил Борисович Максимович; 1896年6月4日-1966年7月2日)是俄羅斯東正教国外圣主教公会的上海、西欧以及旧金山和美国西部总主教,他也是一位著名的东正教苦行僧和显行灵迹者,拥有超强的说预言、透视,以及祈祷治愈病人的能力,1994年被俄羅斯東正教国外圣主教公会封为圣人。

生平

1896年6月4日,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马克西莫维奇出生于俄国南部哈尔科夫省阿达莫弗卡村,虔诚信仰东正教的贵族家庭,渊源于塞尔维亚,与18世纪圣人托博尔斯克的圣伊望都主教属于同一家族。他的父亲塞尔维亚的鲍里斯·伊万诺维奇·马克西莫维奇(1871年-1954年),为哈尔科夫省贵族领袖,1950年代移居委内瑞拉。他的两位兄弟也生活在国外,一位兄弟接受大学理科教育,在南斯拉夫成为一名工程师,另一位兄弟毕业于贝尔格莱德大学法律系,任职于南斯拉夫警察机构。

从1907年到1914年,米哈伊尔·鲍里索维奇·马克西莫维奇就读于波尔塔瓦士官武备学校,1918年毕业于哈尔科夫皇家大学法律系,随后就职于哈尔科夫地方法院。米哈伊尔在年轻时信仰颇为虔诚,他的精神导师是哈尔科夫总主教安托尼。他原本打算进入基辅神学院,但在在父母的坚持下改读法律。

南斯拉夫

十月革命后,米哈伊尔·马克西莫维奇一家随白军撤退,经君士坦丁堡,1921年全家流亡到南斯拉夫的贝尔格莱德。1925年,米哈伊尔毕业于贝尔格莱德大学,获得神学学位。根据他的同时代人描述,

在那个时候,他生活在贫困中,以卖报纸谋生。在那个时代的贝尔格莱德,雨季时泥泞难行。马克西莫维奇穿着沉重的毛皮衣服和俄国旧靴子,经常会摔倒,在密布污垢的街道上,行走缓慢

1924年,马克西莫维奇代表当时的俄罗斯东正教国外教会领袖安东尼都主教,起草了一份关于俄罗斯继承权起源的报告,探讨的问题是,法律如何符合俄罗斯人民的精神和历史传统。

1926年,米哈伊尔·马克西莫维奇剃度成为一名修士,法名伊望,并由基辅都主教安托尼祝圣为辅祭。同年11月21日他又被车里雅宾斯克主教伽弗里伊尔祝圣为修士司祭。此后几年,他任教于基金达镇的塞尔维亚文法学校(至1929年)以及比托拉市的使徒约翰修道院。这一时期,他发表了一系列的神学作品:《圣母和施洗约翰崇拜与俄罗斯神学思想的新方向》、《神圣正教会如何崇敬圣母》、《索菲亚:天主智慧研究》,站在东正教的立场上,与宣传

2018年1月12日 星期五

Link: 东正教在中国 Orthodoxy in China



东正教在中国

Orthodoxy in China

2013年7月份新聞稿:Kiril(愛西里爾)神父及其跟隨者被逐出教會之緣由 - Press Release about the Schismatics in Taiwan

http://schismaticsreturntochurch.wordpress.com

SCHISMATICS RETURN TO CHURCH


2013年7月份新聞稿:

Kiril(愛西里爾)神父及其跟隨者被逐出教會之緣由

Press Release about the Schismatics in Taiwan

新聞稿

正教會香港及東南亞都主教教區,向二名住在台灣的分裂教會者,發出逐出教會的通知以後,從各界人士收到許多善意的訊息,希望得知事情的真相。

在各類網站與社群網路上發表的種種惡質評論,我們當然心知肚明。

我們之所以不還擊,是因為背後的發言人,既不清楚事情經過,也不具備教會精神(ecclesiastical ethos)。

任何希望了解真相的人,以下是真實的情況。

一開始要先申明,這件事不是私人恩怨,正教會都主教教區的用意,是要護衛正教會的信仰,維護教會的秩序,並維持教會組織的團結。

這二名分裂教會者,多年來一直是台灣正教會社群的成員,而且在許多方面得到香港都主教教區的挹注。第一位人士是加拿大公民,靈性跟物質上都受過幫助,因此得以在台灣完成學業。正教會都主教教區,曾協助他到希臘深造。不幸的是,他沒有前往希臘繼續深造,除了未提出任何說明,甚至在台灣失去音訊。許多年後,他再度在台灣現身,還穿上了正教會的法袍。正教會都主教教區依照教會法規規定,要求他出示主教授予他的正規許可。照理他應該早就從主教那兒收到,但他遲遲不肯出示文書的舉動,讓我們產生了不好的印象。事實上,至今他仍未告明按立他為神職人員的主教姓名。經過長時間的等待及催促,他給香港都主教教區寄了封信,上頭由莫斯科教區代理主教及加拿大宗主教區主事者Kashira主教Iov簽

2017年10月4日 星期三

Link: Online now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 視頻 Videos



Online now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舉揚十字架節

今日是十字架節,我們要仔細的思考我們是如何背起我們的十字架呢?
是如同裝飾品掛在我們脖子上的十字架項鍊嗎?無論你有多大的十字架,它不是讓我們拿來當作裝飾品的。
我的的神耶穌基督,聖子道成肉身,成為人。祂不是用權柄來轄制人類,而是以愛的行為上了十字架。
我們必須好好省思我們如何背起我們的十字架。

~~李亮神父

來源:

http://theological.asia/2015/09/14/online/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2017年9月26日 星期二

聖 以赛亚 St Isaiah the Anchorite 靜修之道 第25章 奧秘心禱 Ascetics-Jesus Prayer


SAINTS OF MY HEART


聖 以赛亚 St Isaiah the Anchorite

靜修之道 第25章 奧秘心禱 Ascetics-Jesus Prayer

心禱能使內在安定,在苦痛中得安息,

心禱使我們能愛、能感恩並謙卑。

聖潔的修院院長Abbot Isaiah 以赛亚,也是埃及的隱士,他認為心禱是一面心靈的鏡子和良心的明燈。有人也將其比喻為屋內不停發出的、輕微的人聲:潛入的竊賊一聽到屋內有人醒著,便趕忙飛竄逃走。這個屋子就是我們的心,而竊賊是那邪惡意念。禱告是看守人的聲音。但看守的人不再是我,而是基督。

靈性活動使基督在我們的靈魂中具現化。這需要不停地記得主:將主藏在你的裡面、你的靈裡、你的心中,和你的意識中。「我身睡臥,我心卻醒」(雅歌5:2):我自己睡了、撤退了,但是心仍堅守在禱告中,也就是在永生中、在天國裡、在基督中。我生命的樹根,穩穩地扎牢在源頭裡。

而實現的方法就是這句禱詞:「主耶穌基督,神的兒子,憐憫我,罪人」。出聲重複這句禱告,也可以不出聲在心裏面慢慢地、持續地禱告,但要保持專注,並且讓心儘可能地從所有不適當的事物中解脫出來。所謂不適當的事物,不只包括對世俗的愛好關注,也包括種種的期望或是想要祈求解答,或是幻想各種內在異象、試煉、所有各種浪漫的夢想、好奇的問題、各種想像等,都是不適當的。單純(simplicity)才是不可或缺的條件,而謙卑、身心節制一樣也是必要的,基本上關乎這場無形戰爭的一切條件都是必要的。

初信者應多加提防任何最細微的神祕主義傾向。心禱是一種活動,是實際的事工,是一種方法,能使你自己領受並使用神恩典的力量—恆常存在,然而隱藏在已受洗的人裡面—好能夠

2017年8月7日 星期一

受洗前、領聖餐前的告解,聖經哪裡有說明? Why to confess before baptism and Holy Communion?


HOLY CONFESSION OF YOUR HEART


受洗前、領聖餐前的告解,聖經哪裡有說明?

Why to confess before baptism and Holy Communion?

問:

我聽說正教徒,在受洗前要告解請求赦罪,還有領聖餐前也要向神父告解,請問在聖經哪裡有說明?

我聽說正教徒,在受洗前要告解請求赦罪,還有領聖餐前也要向神父告解,請問在聖經哪裡有說明?我們都是直接向上帝告解,有何不對,難道上帝不能來赦罪嗎?一定要透過神父嗎?神父有比上帝大嗎?

答覆:

1.我們當然可以向神直接來祈禱,這是非常好的事情.

2.教會的聖事必須透過教會來執行,因為神的恩典並不是直接來自上帝,如同受洗我們不會叫神直接幫我們受洗,或者自己來受 洗,還有婚姻聖事也不是上帝直接來舉行,按立神職也不是上帝直接來行使。

也許你會問保羅不是直接看見神光經歷神,是的沒有錯,但請想想看保羅親自經歷神光的人,並沒有開創自己的教會,而是來到門徒與彼得見面得到門徒就是教會的認可。

3.神父當然不可能大過神,只要是人類就不可能大過神,連天使或魔鬼撒但都無法與神相比,有一點我必須解釋清楚,正教信徒從來沒有向神父認罪,這是一般人的誤解,神父是見證人並非上帝.如同你欠某人錢,此人答應你不用還錢,但口頭的答應,還是不夠必須把黑紙白字的借據撕毀才算數,才安心,這就是寬恕聖事必須透過教會來行使。

4.聖經記載在 馬太福音Matthew 3:6 ,馬可福音Mark 1:5 ,使徒行傳Acts 19:18, 原文字根(Strong number)1843 你可以查神學字典,原文的意思是公開告解,這就當時準備受洗的人一一向施洗約翰公開告解個人的罪行.

來源:

http://theological.asia

http://theological.asia/2009/06/在受洗前要告解請求赦罪還有領聖餐前也要向神父/

台灣基督東正教會 The Orthodox Church in Taiwan

2017年7月31日 星期一

聖 巴西流或巴西略 (St Basilius Magnus 约330年-379年1月1日)


SYNAXARION-HAGIOLOGY


聖 巴西流或巴西略

(St Basilius Magnus 约330年-379年1月1日)

聖 巴西流或巴西略(St Basilius Magnus 约330年-379年1月1日),該撒利亞主教,4世纪教会领袖。

约330年,巴西流生于該撒利亞加帕多家的一个富有而敬虔的家庭。其父老圣巴西流,母亲聖伊美利雅,祖母聖婦長馬克利諾,長姊聖女馬克利納,弟弟女撒的貴格利,以及彼得,色巴思(Sebaste)主教。有历史学家认为东正教的圣女Theosebia是他最年幼的妹妹。
幼年时,巴西流随家人迁往本都(Pontus);但他不久就回到加帕多家与母族住在一起,因而他有可能由其祖母抚养长大。
巴西流在君士坦丁堡及雅典学习,四五年间,他结识了同学拿先素斯的貴格利,并和未来的皇帝尤里安成为朋友。他们都受到俄利根很大影响。
在雅典期间,他开始了对宗教的严肃思考。他寻访叙利亚和阿拉伯的隐修者,学习敬虔热诚,以及如何以苦修战胜肉体。
此後,他擔任本都的Annesi附近的一家女修院的院長。其時,他母親伊美利雅已是寡婦及其長姊馬克利納等都在那裡度敬虔禱告的生活。色巴斯的優斯塔修当时已在本都隐修,因此受到巴西流的尊敬。然而他们在教理上存在分歧,导致他们两人渐行渐远。在360年君士坦丁堡的会议上,作为半亚流主义者安居拉主教巴西流的随员,他与坚持“同质”(homoousia)者一起共同反对亞流主義。与亚他那修一样,他也反对马西顿派。
巴西流因为他的主教Dianius签署了Rimini会议所定的信条而与之决裂,直至Dianius逝世前才与之和好。巴西流在365年成为該撒利亞长老,这可能是他上司优西比乌(并非教会史家优西